第2章?有发际线,真帅

    英语老师郑丽年纪不过二十七八岁,比上一世的景淮实际的年纪还要小十多岁,因此景淮再去看郑老师完全没有了高中时期耗子见了猫的心态,反倒是觉得她和在自己手下那些新来的论文编审妹妹没有多少区别。

    获得灭绝师太这个称呼可不是因为她的年纪,而是她铁血的英语教学手段。

    听写不过关不准吃饭,过关了再走。

    默写不过关,晚自习下课别想回家,背诵默写准确了再走。晚上十点太晚了?没关系,慢慢长夜师太陪你熬。

    连高岭这样的壮汉都被郑丽驯服得服服帖帖哭着直想出家,何况是他人。

    “我倒是想讲课啊,可惜英语太渣。”重生就被老师怼,景淮心里非常不爽,不过他也看到了教室中间的空位,快步走了下去。

    再记不得坐哪里,唯一的空位总是自己的吧。

    “有得这个时间和我贫嘴,不如……”郑老师原本准备说让景淮不如多背背英语单词,不过想着景淮的实际情况,她还年轻还想多活几年也就放弃了,“不如多做点数学题。”郑老师无奈摊手。

    全班能够和灭绝师太斗嘴,师太还不生气的也只有景淮了。

    这倒不是景淮多受郑老师喜欢,而是他数理化暴好英语暴差,差得死猪不怕开水烫,连师太都放弃对其救赎了。

    这种两极分化也说明了景淮不是不努力,而是真的偏科,在高三后期,师太也只能表示理解,希望景淮在其他科目上多拿分,英语也不是背几个单词就能提高分数的。

    景淮屁股还没有坐热,一名胖乎乎的男生喘着气从外面打热水回来看着景淮发愣。

    景淮:“你的位置?”

    男生:“不然呢?”

    景淮:“那我的位置呢?”

    男生莫名其妙了几秒,随后指了指教室最后一排靠着垃圾框地方。

    景淮一看,那里确实还有一个空位,不过被前座厚厚的一垒书挡着,几十年前的事情了,鬼记得自己坐哪里。

    景淮面不改色地挪开屁股,“坐后面看不清,借你座位过来抄下黑板上的知识点。”

    男生扭头看了看黑板,黑板比自己的痘痘脸还干净。还有,上节是体育课,有个毛的知识点,再回头,景淮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重生,开局不顺!

    话说景淮的英语的确渣,上一世能上大学也是通过自主招生考试,在英语托后腿但数理化拉分和的情况下,勉强踩着一本线,再凭借自主招生只要过一本线就能入学的政策顺利进入山川大学。

    大学毕业后,景淮研究除了学术词汇外基本没用英语,论文审核的英语部分也有副主编舒敏负责。

    也因为英语奇差,景淮连续n年评不上职称,在职位上撑死了也只是栏目主编,进不了管理层。

    现在重生后马上面对高考,那绝对是一场人间惨剧!就算是过了山川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分数线,景淮也没有任何把握能够再次考上一本线!

    高中毕业二十年来,那些数学、物理公式早不知道扔哪里去了。

    景淮前一世看的重生小说,主角能够记得清楚高考的每一道题也是牛掰,他连05年江阳省的高考作文是什么都记不起来,更别说每一张试卷的每一道题。

    “需要捋一捋思路。”景淮盯着自己惨红的45分英语一模试。

    通常重生者在上一世要么工作生活不如意,要么被老婆、女友绿了羞愤而死,重生后再加特系统一路牛到底。

    景淮却对自己的上一世还算满意,要不是这一次意外,他会在分目主编的位置上退休,虽然没有老婆但是有各式各样的伴侣,他带的一些小女生,就有不少对他暗送秋波,偶尔还在一起谈谈人生道理。

    景淮并不是特别想重生!况且重生后即将面对的就是高考!没有外挂,把他直接甩在高考前夕,不是等于铁板上的鱿鱼双面烤吗?

    05年,江城还是实行3+x的高考政策。3是只语数外三门,每一门的满分都是150分。x是指理科的理综或文综,满分都是300分,高考总分为750分。

    高三三班是理科班,景淮是理科生,理综要考理、化、生。他重生了,详细检查后也发现没有系统!

    没有系统的重生就如同在大海上完成了一半旅途的扁舟突然被浪潮卷回了始发地,老天却不给你换一艘航空母舰,让你继续驾驶破船面对汹涌的海况再一次出发。

    这不是巨坑么!

    不过上一世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见识过学术腐败,经历过编辑部的权利斗争,还算有点社会阅历的景淮比较淡定。

    他知道未来全球科技爆发式突破的三十年,了解未来三十年社会发展的脉络,这就是优势。

    虽然不是每一个行业的尖端科技景淮都详细了解,但是能够把握住行业的风口就能上天,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例如不可避免的全国性房价暴涨,例如a股历史上的几次牛市,例如智能手机革命,互联网革命和生命科学及医学革命,还有以量子技术、可控核聚变技术等为突破的基础物理学革命等等,这些都是风口。

    特别是景淮还十分熟悉每一篇改变人类生命科学史的学术性论文,谁叫他是主编呢!

    景淮不是猪,他比猪轻得多,只要抓住风口就能够比猪飞得更高。

    既然重生了,景淮也不想重复上辈子大部分时间坐在办公室审核论文,为别人的成就增光添彩在幕后做贡献的日子。

    为何不用最短的时间在银行卡余额后面多圈几个0后,找几个水灵灵的妹崽畅谈人生,生活得世俗一点潇洒随性一点?

    “保住发际线是第一要务!”景淮抚了抚头上油亮的板寸,利用光亮的不锈钢保温杯身照了照自己,有发际线的日子,还挺帅的!

    “郑老师在讲阅读,是有技巧的,你应该认真听听。”同桌的女生小声好意提醒道。

    江城一中是一人一个小书桌和小椅子。不过为了在教室留出通道,两两小桌子会合并在一起,也就形成了同桌。

    同桌是梨花短发五官明朗有些帅气的小女生。

    对的,帅气!

    这个词语用在女生身上,更能够显示出她与众不同的一些气质。

    景淮想了半天想起了她叫司秋雨,家境优渥的小姑娘,高中时期成绩不错,再加上有条件参加各种昂贵的补习班,高考考上了江阳省省会江州市的江州财经大学,一座985大学。

    江城一中是江城市最好的高中之一,校风学风都比较好,女生们也大多和司秋雨一样,裹在白红两色的校服里,不注意下还真看不出美丑。

    司秋雨穿着勾勾牌的运动鞋鞋和粉色卫衣,卫衣外套着一件永远干净的校服,女性的柔美和帅气打扮结合起来是成年人才懂的美,高中时期的小男生懂个屁。

    景淮也后悔,当初怎么没有在班上注意到司秋雨?

    这个年代,动辄好几百的耐克是大部分江城一中的学生喜欢却都舍不得买的。

    例如景淮,他现在穿的运动鞋鞋子也是一个勾勾,不过在勾勾中间多了一个突起,下面标注的硕大的红色拼音——hike!

    下意识,景淮的脚往后缩了缩。

    这些是景淮老娘买的,她才不管什么牌子,只觉得穿着舒服价格便宜就给景淮买了下来。

    司秋雨在高中被景淮欺负地够呛。

    因为司秋雨理科比景淮弱一些,景淮常以为其讲解理科题为名让司秋雨帮忙接水、替自己值日打扫卫生,把富家千金当丫头使唤。

    见景淮直直看着自己,司秋雨以为他听进去了,说道:“你不是要报名参加山川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么?虽然自主招生考试的英语分值不高,但毕竟也要考啊。”

    听司秋雨这么一说,景淮心中咚得一下,想起山川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时在三月下旬,也就是自己还没有通过考试。

    “毛线!”景淮应景得学着高岭骂了一句,自己该怎样应对?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版权所有 https://www.lewen123.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