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危机解除?

    片刻之后。

    苏荷青静静的盘膝坐在马车上,开始缓缓回复体内的真元。

    方正有点无奈的躺在那里,看着苏荷青修炼。

    灵气对他而言,就仿佛水之于鱼。

    所以他能清楚的察觉到……

    在她的体内,有极其强大的灵气在缓缓转化为一股陌生的东西。

    应该就是真元了。

    原来我还有这功能么?

    方正这会儿才明白,为何苏荷青会让自己的丫鬟仆人放下帘子……毕竟,她好像是个什么候补圣女?

    堂堂候补圣女之尊,却趴自己的胳膊上,仿佛一只小狗般舔舐自己滴淌出的血液,嗯……多少有几分诱~惑。

    那感觉旖旎动人。

    反正方正是很可耻的……没反应。

    处在近乎于窒息一般的状态,头重脚轻,这种状态下,能反应才怪。

    但他对面前的这个说要取自己血液的苏荷青,心头倒多少有了几分感激之情。

    嗯……没有直接割开我的手腕取血,而是通过之前磕到的伤口来吸血,从这点来看,她大概是担心我太害怕吧。

    大概就类似于杀猪的时候,防止猪太恐惧所以要一瞬间杀了它防止肉发酸?!

    扯淡,方正感觉自己好像得了斯德摩尔综合症了。

    但不管怎么说……

    必须得想办法逃了。

    刚刚外面那个苏灿毫不犹豫的斩下那个什么苍月道人的头颅……自然随意的动作,显然,他手上怕是有不少人命。

    而这个苏荷青,实力之强,更是可比拟自己所在那个世界的武尊。

    武尊……什么概念,打我一万个不带喘气的好么。

    而且修仙者并非自己想象中飞天遁地,无所不能的仙人,反而倒更好像是在废土里苟延残喘的命不久矣之人,这种人,能指望她对自己善心发作么?

    这是个更为残酷的世界。

    能有如斯修为,决不可能是软绵绵的小白兔。

    方正死死盯着面前正盘膝而坐的苏荷青,眉头忍不住紧紧皱了起来。

    逃……必须逃。

    她再尊重我,也改变不了她是要拿我炼药的事实,现在不逃,等到了她的那个什么宗门里,到时候周围一大圈儿武尊武圣什么的,就真的是一点逃生的希望都没有了。

    但怎么逃?

    对面是个至少武尊,甚至于可能拥有凌驾于武尊之上实力的人,而己方……嗯,跟残疾也没什么两样。

    躺在这里动弹不得,这不完全是只能听天由命了么?

    方正心头尽是复杂之念,一方面明知道若这个苏荷青恢复了修为,自己恐怕就更没有逃生的空间了,一方面,他却又有相当的自知之明,知道就算这个苏荷青失去了战斗力,外面那五个,任一个都能把自己揉着玩儿。

    现在只有我和她……要不挟持她?

    方正勉力抬头,然后确定,就算她坐着不动,自己可能连爬到她身上的力气都没,还怎么挟持?

    难道让自己用量子力学来逃命么?

    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

    方正颓然的叹了口气,动弹不得,伤疲交加之下,加上刚刚还被这娘们舔走了不少的血,也算是失血过多吧……他渐渐的,陷入了沉眠之中。

    ……………………………………

    咚咚咚!!!

    伴随着一阵极富节奏的声音。

    方正蓦然间睁开了眼睛。

    他这才醒悟过来。

    不好,危险……这种关键的时候,我竟然睡着了?!

    现在自己身处危机之中,每一分每一刻都是危险无比,怎么能浪费时间用来睡觉?

    他本能的努力挣扎起来,可身体却伴随着悬空感,嘭的一声,躺在了地上。

    方正:“………………………………”

    他呆呆的看着头顶上熟悉的天花板。

    不是那破旧的马车棚顶,身边更没有千娇百媚的宗门伪圣女。

    好像一切都只是一个梦一样。

    这是自己的房间。

    虽然是租的,但这里的每一样家具,可都是自己付出了无数的心血的,熟悉的电脑、转椅、衣柜、还有床上青青师姐的大抱枕。

    我回来了。

    我竟然又穿越回来了?

    还是说仅仅只是个梦?

    随即,看着手肘那火~辣辣的痛楚感觉,方正知道,不是梦。

    应该是我又穿越回来了。

    这么说来……刚刚那还让我头疼无比的要被人炼了的危机,就这么解除了?!

    方正眨巴了下眼睛,坐起身子。

    果然,那熟悉的空气,吸进肺里的哪里是什么氧气,分明是最浓郁纯粹的灵气。

    感觉从喉咙到肺好像都在洗着桑拿,舒服的让他忍不住想要呻吟出来。

    天呐……

    我竟然一直生活在这么幸福的时代么?

    去过那个灵气匮乏到让自己动弹都艰难的世界之后,方正才知道自己如今到底多么幸福,这浓郁的灵气,感觉如果让那个武尊圣女来到这里的话……她怕不是得幸福的醉灵气醉死过去?

    还好,再也跟我没关系了。

    方正站起身子,这才发现,从刚刚起,咚咚咚的声音一直在极富节奏的响起。

    惊醒自己的,是敲门声。

    而自己身上,光秃秃的……竟然已经不着寸缕。

    什么意思?!

    我穿越回来了,衣服留在那边了?!

    方正急忙随手摸了套睡衣穿上。

    去客厅里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一大一小两个相貌秀丽的女人。

    小的那个有十二三岁,扎着长长的马尾,圆圆的脸蛋看来俏皮可爱,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圆咕噜的转着,充满灵性,一看就是那种坐不住的女孩儿。

    而大的约莫二十出头,身材高挑,几乎与身为男人的方正齐平,一头乌黑的短发,白皙冷峻的面容,她很美,但若是看到她,最容易让人忽略的,反而是她的美丽,只因为她的眼睛实在是太过锋锐,仿佛一把刀,让人看着就忍不住心生胆怯。

    流苏。

    方正青梅竹马的同学。

    年纪轻轻,据说已经是一位武师,实力高强,哪怕是在界林市,都是排的上号的。

    而此时,她一手提着她的侄女儿,看起来,俨然是兴师问罪来了。

    这般兴师动众的态度,让方正心头猛然一沉。

    这丫头……该不会是被逮住了吧?!

    难道说她把我供出来了?

    不对啊,明天才是表白的时候吧……她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而那个被流苏提在手里的小丫头……

    “诶嘿嘿,你睡的真死,我们敲了好长时间的门了你才给开,是不是在对你的抱枕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呀。”

    流晓梦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对着方正嘿嘿而笑。

    “方正,你……”

    流苏刚刚说了三个字,随即顿了顿,那纤细如剑的秀眉斜挑了起来,问道:“你身上有血腥味儿,你受伤了?!”

    方正震惊的看着流苏。

    她是狗鼻子吗?

    这都能闻的到。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版权所有 https://www.lewen123.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