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四章 剧本?(4000)(情人节快乐!)

    白川晴再度来到了银色幻想之中。

    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心情,却是和先前截然不同了。

    如果说上一次白川晴走进这家店的时候,不过是把这起事件当做一件普通的除灵委托的话,那么现在,他就已经对这起事件相当重视。

    除了森口圣也之外,肯定还有着别的因素,在这件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昨晚入梦的黄衣身影,便是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

    祂,究竟是因何而来呢?

    探寻这个问题,这正是白川晴再次来到这里的目的。

    “小雪已经在楼上了。”

    相马凉太把白川晴领上了楼。

    因为角度,以及那裹得严严实实的衣物,以至于他不能确认凉太身上,是否是真的存在那样的痕迹。

    白川晴虽然能确定昨天他的判断,都受到了那股未知力量的影响。

    但这也并不能说明,现实的情况就不可能是那样的情况。

    出于谨慎的角度考虑,还是要更加细致地观察才行。

    “小雪看起来.....好像很难过的样子啊.....”

    凉太忽然想到了一点,兴冲冲地对白川晴说道。

    “白夜君,要是你加入我们店子的话,小雪说不定就会高兴起来呢!”

    白川晴:“......”

    【你还没忘记这一茬啊!】

    不过看着相马凉太这幅纯真的模样,白川晴实在是很难将昨晚在梦境里看到的那个被玩坏的玩具和他联系在一起。

    又或者说,不愿意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希望,事情不会是那样吧.....】

    白川晴走到了楼上,相马雪正坐在吧台前,台上放着一个喝了半杯的酒杯,神色略带伤感

    看上去似乎比昨天见到她时苍老了许多。

    “相马女士.....早安。”

    白川晴问好道。

    “白夜君,很抱歉这么早把你吵醒。”

    相马雪先是歉意地说道。

    “没事的,其实那个时间我也已经起来了。”

    相马雪其实在电话里,就把情况和白川晴大概说了一遍。

    无非是她在半梦半醒的时候,忽然见到了森口圣也站在她的床边,双眼中满是泪水,歉意地向她道别。

    “小雪,对不起,之前我竟然会把你想成那样的人。”

    “竟然.....会那么怨恨你.....”

    “到底是为什么呢?”

    到了最后森口圣也抱住了相马雪,黯然但是温暖地说道。

    “永别了。(撒由那拉)”

    当然,这些都是由相马雪复述告诉给白川晴的。

    他也大概能想象到那样的画面。

    而听完了相马雪的话,白川晴确认了自己昨天的猜想——最先受到影响和误导的人,显然不是他,而是森口圣也!

    正是因为记忆受到了影响,他才会如此怨恨相马雪,而并非是留恋。

    而那时森口圣也想要开口却又像是被什么控制的表现,人们在见到森口圣也时并不会感到惊讶、只是在事后回想起来才会感到恐惧,同样也能够说明这一点。

    而现在想来,也就是在白川晴和森口圣也接触之后,他的各种判断,才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影响。

    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些身穿着黄衣的存在,就已经具备着相当诡异的特性。

    仅仅是接触,就能在梦境中传播么?

    而且这影响的能力,也极为强大。

    要知道,白川晴现如今的精神强度,早就是正常人的数十倍。

    在他接触到的一众怪异之中,也就只有很可能和他一出同源的海理佛,带给了他一定的精神压力。

    至于其他见到的所有怪异,不要说对他有什么精神上的影响,没被白川晴吓个半死,都已经算是好的了!

    然而对方依旧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改变了他的一些想法,如果不是那个梦境的出现,白川晴说不定还真的会按照先前的判断,对这件事情用别的方法来处理。

    “白夜君,圣也他.....应该再也不会出现在店了吧?”

    相马雪问道。

    “是的。”

    白川晴回应道。

    从相马雪的描述来看,森口圣也很可能也是在昨晚那场梦境中,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真相。

    而原本令他在牛郎店里存在甚至能够自由行动的,无非就是依靠着他的执念。

    也就是对相马雪的恨意。

    现在他认识到了事情的真相,又来见了相马雪一眼,还说出了“永别”的话。

    基本可以判定,他已经在这个世界彻底消散,也就不会再出现在相马雪的面前。

    “这样啊......”

    这位中年妇人脸上的伤感之色更甚。

    “其实虽然圣也这孩子这样出现在店里,挺让人害怕的。”

    “但是.....但是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还真是.....”

    “很寂寞啊.....”

    相马雪用一种很复杂的语气,说出了如此的话语。

    视线则是停留在了吧台的一个空位上。

    显然,那就是森口圣也平时专属的位置。

    白川晴隐约从相马雪的语气里品出了一些什么。

    她和森口圣也之间,或许很可能并非只是店长和牛郎,抚养者和被抚养者的关系.....

    但那种事情,就和白川晴无关了。

    他也没想过对此进行深究。

    毕竟这起除灵委托,到了这时候就基本可以宣告结束了,他一个外人,管得那么宽做什么?

    只是白川晴还有一件别的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片刻之后。

    “圣也的遗物,基本上都在这里了。”

    相马雪把白川晴带到了一个不大的储物间里,对白川晴说道。

    同时用一种略带疑惑的神色看向他,在她支付委托的报酬的时候,白夜君却是突然提出了一个要求——

    检查一下森口圣也的遗物。

    虽然觉得这个请求很是奇怪,但对方毕竟是那方面的专业人士,说不定还存在一些隐藏的问题。

    是以她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同意了这个请求。

    ——实际上,就算她拒绝的话,白川晴也会偷偷地潜入这里然后寻找的。

    “好的。”

    白川晴轻轻点头,然后在这储物间里查看了起来。

    森口圣也的遗物,都被放置在几个大型的纸箱子里。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敏锐的灵觉,也是终于意识到了这里所隐藏着的、不同寻常的气息。

    白川晴皱起了眉,对一旁的相马雪说道。

    “相马女士,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能有些危险。”

    “所以,请您先下楼,离这个房间远一点。”

    “.....嗯,我知道了。”

    相马雪稍加犹豫,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而且还没有仔细追问。

    从这样的表现来看,她的确是一个相当聪慧的女人。

    倒不是说白川晴没有把握对付这储物间里的存在,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已。

    况且,对相马雪这类平常人来说,关于这类事物,其实知道得越少越好,也会更加安全。

    在确定相马雪来到了距离这房间有一定距离的地方后,白川晴走向了那些纸箱子。

    在把上面的杂物都搬开之后,他打开了其中的一个。

    这个纸箱里,摆放着大多都是一些书本。

    被人细心地整齐摆放着,看起来应该是相马雪的手笔。

    书本有着各式各样的种类,有如同《深度剖析单身女性心理》《日本最受欢迎的一百种男人》这类大概算是牛郎指导书的内容。

    还有《高中物理》《高中数学》这样的教材,或许说明森口圣也本身是考虑过考取大学的,只不过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放弃了。

    还有一些推理小说,各类作家的著作之类的书本,可以看出森口圣也生前,应该算是一个爱读书的人。

    有一小堆书被摆放在了最下面,似乎是不想被外人看到的那样,而一看封面,就能大概明白那是什么类型的书本了。

    值得一提的是,有大部分的书本,封面都比较老旧。

    即便看起来保养得很不错,但依旧不能掩盖,它们比较漫长的年纪,以及不只一个人阅读过的痕迹。

    【森口圣也,是有淘旧书的习惯么?】

    白川晴推测道。

    这些数量众多的老书,通常来说只有一种解释——是淘书淘来的!

    所谓淘书,在现在的年轻人之中已经十分罕见。

    这一般是某些中年男人们独特的情趣,在一些旧书摊、跳蚤市场,挑选那些现在说不定都买不着的旧书。

    这既是为了欣赏上面的内容,同样也存在着一部分收藏的念头在里面。

    像森口圣也这样年轻人,也有着这样的爱好。

    虽然有些令人惊讶,但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而这时,白川晴的目光,也是长久地停留在了那一本黑色封皮的,薄薄几页的纸张上。

    那股强烈的异常感,正是从那上面传来。

    在把上面的其他书本都移开后,它总算是露出了自己的真容。

    它几乎称不上是一本书。

    因为它的页数实在是太少了,就那么十几页的样子。

    封皮是纯黑的,是现代的皮革制品。

    能明显地看出是后来才装订上去的,和其中的书页,气质上格格不入。

    白川晴带着凝重的神色,打开了封面。

    一股混乱、使人疯狂的气息,便从其中涌向了白川晴!

    仿佛带着如同沙漠的色彩。

    昨晚那般经历,再度浮现在白川晴的脑海里——周围所有的世界,都被那黄衣的人们占据、填满了。

    就连一丝空隙都没有留下。

    它们遍布在白川晴的四周,拥挤着、喧闹着发出一些常人听不见的声音。

    隐秘的声音,像是爬虫似的,一点一点地钻进了他的耳中。

    仿佛还有无数双眼睛,正在阴暗地注视着他。

    想要将他逼疯!

    假如是密集或是幽闭恐惧症患者的话,估计面对着眼前的这种画面,就已经要承受不住了。

    白川晴却依旧能保持冷静。

    脑海中浮现的画面虽然的确诡异,但对于他来说,却只不过是家常便饭罢了。

    而且白川晴清楚地知道,这些场景,不过是幻觉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短暂却漫长的时间很快过去。

    脑海些微刺痛逐渐褪去,白川晴除了脸色稍有苍白之外,再无其他影响。

    白川晴再度睁开双眼,一切的虚妄和呓语都消失不见,出现在他面前的,只有这本薄薄的书页而已。

    “一上来就是【判定】么?有点意思。”

    白川晴低语道。

    这玩意儿的诡异程度,还是小小的出乎了白川晴的意料。

    纸张,是泛黄的,有些许残破,散发着一股很难形容的气息。

    时间在它身上也同样发挥了作用,肯定是有些年头的事物了。

    最为关键的,也是最吸引白川晴注意的,莫过于是在纸张上写下的文字!

    只是令白川晴都惊讶的是,那纸上的文字......

    就算是他,也并不认识!

    并非是日语,也并不是咒文,不是英语和汉字。

    总之,就是他从未接触过的一种文字。

    连语言都无从知晓,更别说是知道这些文字的内容,到底是什么了。

    但就算一个字眼都看不懂,白川晴的直觉却是告诉他——这,是一本剧本!

    “剧本?”

    白川晴自己都不清楚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只是盯着那些文字,就恍惚有一座舞台凭空在眼前产生,而一个个演员们,站在那舞台之上,按照早已写定的剧本上演一出如梦似幻的剧目。

    他用力摇了摇头,才将那种感觉从大脑里驱逐了出去。

    想到梦境里的舞台和观众们,这种想法,大概并不是没有根据的。

    而遭受了影响的白川晴和森口圣也,不就像是这舞台上的演员,因为按照剧本,所以才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吗?

    意识到这一点,白川晴有些不寒而栗。

    “将它销毁,大概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吧?”

    白川晴心意已决,在把剧本上的语言用手机拍下来之后,身旁的“暴食”浮现而出。

    【尊敬而伟大的主人,“暴食”在此听候您的吩咐!】

    “暴食”的封面上,洋洋洒洒地浮现出了文字。

    是的,在经历了漫长的沉睡后,“暴食”总算是苏醒了过来。

    而且还是这幅忠犬般的性子。

    白川晴指了指这剧本,意思不言而喻。

    “暴食”将封面一转,看到了这同样身为“书”的剧本,却是一下子愣住了。

    随后开始瑟瑟发抖,像是那时被黑雾支配的恐惧似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版权所有 https://www.lewen123.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