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交易

小说:问道素笺 作者:砚墨
    想到此处,陆离摸了摸额头上的青印,又拿来铜镜细看,虽然还有,但的确已经浅了许多,又想着那信。

    难道说只有他出远门时,才会留下那白纸?

    “可如果不是这样呢?”

    急忙在心中盘算起来。

    如果现在走,的确可以避免惩罚,却也失去了修仙的机会,虽然有了一些钱财,但想见谢茯苓,肯定是难上加难了。

    当然,如此一来,牛谷主也会产生怀疑,甚至说有可能想办法把他找回来重处。

    而冒险留下来的话,不但可以继续修仙,还可能很快进入天岚宗,那样就能每天见到谢茯苓了,说不定还能结成仙侣。

    想到此处,陆离嘴角不由扬起一道幸福笑意,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做了人生中第一次大胆决定。

    把箱子装好,照样放在床底下,铺平了师父的床,轻轻的退了出去。

    屋外月色正浓,他借着月光出了谷,找了一个隐秘的林子,戴上脸谱,点燃了宋千山给的符。

    没过多久,只听得砰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了,强烈的光射的人睁不开眼睛。

    陆离吓得脖子一缩,稍作适应,只见那光里走出一人来,正是宋千山。

    “小友,你想好了吧?”

    宋千山很是期待地问道。

    这样的出场方式,立时让陆离对宋千山高看了几分,也对他解决疑惑的能力信任了几分,口中却道:“道长,我想好了,可我怎么知道,你能不能给我想要的?”

    宋千山嘿嘿一笑,道:“小友,那就让贫道先来猜猜,你想要什么吧?”

    “好呀。”

    陆离爽快答应,正好以此来试探一下他的能力。

    宋千山倒也爽快,“敢问小友,现在是不是急于想要参悟一本功法。”

    陆离暗自佩服,口上却没有退步,道:“那道长你说说看,小子我在参悟什么功法?”

    宋千山看了看陆离胸口,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道:“应该是叫《五兽形意诀》吧?”

    陆离顿觉有些失望,虽然他也在看这本功法,但最终目的,却是为了《无垢诀》,宋千山看在眼里,目光也似有挫败感。

    当然,做为一个商人,是不可能因此,而放弃有利可图的奇货的,也不再买关子,忙道:“小友,如果真是如此,贫道敢保证,你这一辈子都是不可能参悟这功法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那一本,是本现行本,有很多地方都已偏离太远,只有古本才记载着这功法的奥妙所在。”

    古本?

    陆离心头猛然一颤,好像抓住了什么,可他也明白,这无疑是一场赌局,如果赌对了,他就可以参悟白纸说的那两个字,可如果输了,他只能得到一本没有什么用处的武功秘笈。

    “道长,白天你已经验过了我的货,那么现在,是不是也应该让我验验你的货?”

    宋千山把手伸进怀里,摸出一本已经发黄的书,直接扔了过来,“当然!”

    陆离看在眼里,心知他已有所准备,那么也就意味着他急于脱手这书,还没看书,心里已经想了几个杀价的方法。

    加上他根本就认识不了多少字,只能大概把那书的总纲看一看。

    首先,字体很是飘逸,似有仙气,远不是他手上那本能比的。

    其次,里面的心诀也与他手中的有几处不同,最明显便是对于人与妖所修功法的解释。

    按照他手中书所说,要学会这套五兽形意诀,最重要的是要在内心深处,把自己当成这些兽。

    而这本书中则浅显易懂的讲到,人类现在所修功法,不管是寻常武功,还是修仙法门,其实大多都来自于兽。

    比如修仙之人最常用的龟吸法,其实就是来自于龟,再如天岚宗的拓经诀,竟来自于狂暴易怒的灰猿。

    只是许多功法年代久远,加上人类的自视过高,一些功法的第一师父,早已被遗忘,所以要想修行,得听从内心的召唤,而不是刻意把自己想成某种动物。

    而要真正学会此《五兽形意诀》中的功法,不是把自己想像成某种野兽,而是要感知自己的内心,看有没有兽与功法中的五兽想契合。

    牛!我不是经常感觉自己是头牛吗?

    陆离心中那一道沉重疑惑,刹那间完全破开,脸上洋溢出一道满意笑容,急忙翻到了其中的《蛮牛诀》,细细一看,竟比他手中的多了许多注释,好像是专门为他准备的一般。

    心中已是喜不自禁,正要往下看,却听宋千山道:“小友怎么样,你换不换?”

    陆离心中虽有不舍,但还是很快把书还给了宋千山,道:“书还不错,可我这蛇胆是三百年的,你这书顶多也就是个百年,就这么换,我觉得不太好。”

    宋千山眼中闪过一道不悦,“小友,功法知识能用年份来衡量吗?

    况且你知道这书的成书年代是多久吗?”

    陆离只是一笑,宋千山继续道:“这书正是四百年前,天岚宗第十八代宗主李道长所撰,乃是他习此功的心得,你说说他值不值你那蛇胆?”

    陆离心中已近狂喜,脸上却仍只是一笑,道:“道长,你说的这些,小子我无从查验,可我这蛇胆,却是货真价实的。

    如果你想要,我也不多说,你的这本书,加上十张你刚才到这里来时所用的符,咱们这算成交了。”

    宋千山脸一黑,道:“小友,贫道刚才所用的符,乃是土遁符,一张要值一百两银子,你这蛇胆虽是珍贵,但未免也太托大了吧?”

    陆离说符,自然是一猜,只是没想这东西这么贵,但价已经说出,也没有退让的理由,“既然道长能用这么贵的符过来,我想我手中的蛇胆,至少也应该值这个价吧?”

    宋千山迷醉的双眼闪过一道精光,这才想起自己的无意行为,却让对面的小子看出了他的底牌,也不打算多废口舌了。

    毕竟,即便如此,他还是有三成的利,可这蛇胆过了三十六个时辰,价值就会迅速衰减,他得在这之前,稍作处理。

    略作犹豫,在怀里摸了一阵,又从袖子里摸了一阵,总算是凑齐了十张符,连同那书一起给了陆离。

    陆离也没想不让宋千山赚一分钱,把书和符又再验了一遍,道:“道长,现在交易已经完成,你也应该履行白天给出的承诺了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版权所有 https://www.lewen123.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