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回(下)炙阳熔境离焰灵族 悲瑟绝

小说:星海仙冢 作者:羡蜉蝣
    第五十二回(下)炙阳熔境离焰灵族 悲瑟绝响伏羲琴音

    石念远这是第一次听到“兽群种”的概念。

    随着那十数团火焰灵体合而为一,一股超凡境灵压从类人形灵体身上涤荡开来,身影轮廓逐渐变得清晰,上半身为赤身男性,下半身如同一团云雾,头顶上一团烈火熊熊燃烧,外焰通红,内焰幽蓝。面部轮廓接近人族,眼框内没有瞳仁。

    灵体的天心意识弥漫开来,向石念远与流风霜传达出意念讯息。

    石念远与流风霜对视一眼,尽皆不明其意。

    灵体周身灵光骤然一暗,连头顶火焰都熄灭了几息,继而徒然溢散开源源不绝的灵压,周身各处都燃烧起烈焰,焰色由红转青再转白,而灵体的仙道境界从超凡境起品一路攀升,直达合品巅顶,而后,灵体双手一晃,空间出现波纹,一道次元界门在身前打开。

    灵体扭头看向尚在震惊的石念远与流风霜,上身躬起一鞠,抬手指了指次元界门。

    “他在邀请我们进去?”流风霜扭头朝石念远问道。

    石念远眉头紧凝:“不一定是邀请,在这方天地,除去人族生而具备天眷之体,踏足仙道的芸芸众生几乎都是在向天眷之体化形,不过毕竟与人族没有相同的文化,理念不一致,人族肢体动作的含义不能当成参考,不排除他正在威胁我们的可能性。”

    “半步通黎……”流风霜呢喃一声,四望一番周围不断喷涌出岩浆的夕怜山:“这种环境明显利于火属性灵族,如果发出正面冲突,可能连逃跑的机会都有。并且……”流风霜面色盈满不安与担忧:“兽群种,他现在的境界不一定就是极限……”

    “你的意思是……”石念远一愣,继而立刻反应了过来。对面那道灵体是由十数道火焰凝聚而成,并且为了打开次元界门,将境界从超凡境起品一路拔升至合品,夕怜山是炙阳熔境,岩浆与火焰不知几何,如果这里像他这样的半步凝元灵体不止一道,或者说……石念远脊背不由一阵发寒:“有可能现在依然不是他的完全体……有可能依然还在压制着境界,也有可能……可以继续通过融合火焰灵体来提升……”

    流风霜凝重的点了点头,凌空踏虚,朝次元界门当先走去。

    “现在一拼兴许还能有逃跑的余地,那道次元界门不知会通向何处,怕是会陷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地步。”石念远虽然这么说,不过依然跟上了流风霜。

    “虽然如公子所说,不同种族之类的肢体语言并不相通,不过他并没有一上来就用强,若是他并非是以分散的火焰灵体状态现身,不暴露灵族兽群种身份,而是在地底时就完成凝聚,以半步通黎的实力向我们发起偷袭,再将我们扔进次元界门,也是一样。”流风霜回过头来看向石念远,伸手抚向气海丹田:“而且,是它让我留下来的,也许那道次元界门里,有霜儿早晚都要面对的东西。”

    石念远沉默以对。

    流风霜口中的“它”到底是指什么……另一把无名断剑?

    眼见流风霜踏入次元界门,身形扭曲消失。石念远扭过头看向就在半丈外的灵体,灵体面部没有丝毫表情,不过见石念远看过来,竟然点了点头。

    石念远深呼吸一口,一步迈进次元界门之中。

    ……

    从次元界门踏出的一瞬,石念远的天心就感知到有一道灵力护罩将自己笼罩,而以石念远如今的六识强度,再加上翼蝶妖族复眼,竟然依然有一瞬失明。

    视线回复后,石念远震骇莫名。

    置身所在是一处地底洞穴,洞穴穹顶散发耀眼白光,四面八方尽皆是纵横流淌的岩浆,不时有地火从岩浆中一喷而出,火舌直抵白光穹顶。而令石念远无比震骇之处在于,入眼处,溢散开凝元境合品大满圆灵压的火焰灵体不计其数,密布在洞穴之中,不住游离。

    天心意识在沿伸到穹顶时就会被灵禁之力所阻,无法穿透,故而根本无从得知如今身在夕怜山腹,还是一处另辟空间的洞天。流风霜就站在前方不远,同样被一道灵罩所护,天心已然感知到灵罩外那极端恐怖的高温。

    十数道火焰灵体朝二人飘近,再次聚合为一道超凡境合品大圆满的类人形灵体,身后次元界门即将消逝,先前那道类人形灵体从中走出。走到身前新一道类人形灵体旁边,二者再次融合。

    直接那一道横亘仙道中途的天堑一跨而过,通黎境灵压荡开,分属不同阶级生命体的压迫感随之而来。

    而那通黎境灵体的天心意识再次向石念远与流风霜的灵海传递出意念,虽然依然不懂得意念所使用的语言,不过这一次,石念远与流风霜都理解了意念所想表述的意义。

    “离焰灵族已经在此恭候圣器传人多时。如今依照约定,将伏羲琴弦归还当代伏羲琴传人。”

    穹顶天幕耀眼白光更甚,石念远立刻收敛半妖拟态,翼蝶妖族的复眼感光度实在太高,反而令石念远极度不适,回化人族本体后,石念远干脆将双眼闭上,仅凭天心意识感知四周。

    “离焰灵族……圣器传人……伏羲琴……”石念远轻声呢喃。

    身前通黎境灵体灵光明灭,轮廓晃动,一股玄奥灵压荡开,穹顶光幕极度耀眼的白光骤然熄灭,片许后复才逐渐亮起,同时,一根粗壮若数人合抱之木的光线开始从穹顶天幕凝聚,再缓慢射向石念远与流风霜所在。

    不对……不是什么光线……那是……琴弦……

    那根粗壮琴弦仿佛正在生长,生长速度越来越快,几息后已然抵达石念远与流风霜所在,上接穹顶,下抵地面。

    霜儿所说的它原来……原来是……

    流风霜幽蓝长发与身上衣裙无风肆动,流风霜溢散开来的灵压并没有超过超凡境起品范畴,可是在石念远天心感知下,却觉得越来越凝实恐怖。刹时,一股血红灵力从流风霜体内溢散开来。

    “古灵力……”

    随着那股古灵力溢散,石念远感知到体内气海丹田最深处,无名断剑开始以一定频率震颤,仿佛心跳一般,断剑上,许久未见的朱红灵力溢散出来,凝结成丝,朝若湖留下的封印扎去。

    “嗯?”通黎境离焰灵族灵体有些不解,继而骤一分离成十数火焰灵体,再有一瞬重新凝聚,由于天心所至,情绪通感,石念远大致能理解到那是离焰灵族正在大惊失色:“轩辕剑主……你……你……这是怎么回事……”

    离焰灵族飘浮至石念远跟前,天心意识毫不讲理的探入石念远体内,石念远眉头一皱,天心尽数收敛,想要尝试抵抗,可是一则石念远根本没有修炼过天心意识相关的法术神通,二则两者之间仙道境界差距过大,石念远根本无法阻挡离焰灵族天心意识的探入。自从踏足仙道,了解仙道常识,知道随意以灵识窥探他人极其无礼,石念远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强行窥探,这种类似于将自己剥光了暴露在他人眼前的感觉,让石念远心头盈上一股无能为力的屈辱感。

    离焰灵族的天心意识一路在石念远体内灵力回路中横冲直撞,好在是没有细探石念远的灵力回路,为石念远保留了最后一点尊严。

    “这……这是……”离焰灵族的天心意识在触碰到若湖留下的封印时,仿佛触碰到什么可怕的禁忌之物一般,尽数收敛蜷缩,离开石念远体内。

    “九尾天狐……涂山氏……”离焰灵族轻声呢喃。

    离焰灵族向石念远深鞠一躬,继而,灵体如同气球充气一般膨胀起来,洞穴四处漂浮飞舞的火焰灵体中,再有数十道朝离焰灵族飞来,与其融为一体,离焰灵族已经攀升至通黎境起品的灵压竟然再次青云直上。

    在石念远震骇的眼神中,离焰灵族的灵压开始夹带上洪荒远古的玄奥气意,高度凝聚的灵力开始液化成灵河,灵河色泽由透明转青白,再从青白渐染血红。

    古灵力的气蕴越来越浓重,洞穴穹顶天幕显化出无数复杂图纹,仿佛有一声丝帛撕裂的声响,细听又觉得是泡沫破碎的轻“噗”,离焰灵族的灵压突破至以如今的石念远根本无法理解分毫的全新的境界。

    膨胀的离焰灵族灵体开始蜷缩,在蜷缩过程中,有机物仿佛无中生有,灵体开始具象化,一团血肉极速生长。

    石念远屏息凝眉,下意识瞥视向一旁流风霜所在方位,结果包裹住流风霜的灵力护罩里边充盈满朱红灵雾,以石念远的目力都无法看透,丹凤眸子瞬间完成半妖拟态,可是即使以翼蝶妖族复眼,石念远依然无法透过那朱红灵雾看到流风霜。唯见那道粗壮的琴弦逐渐被吸入。

    在复眼接近全方位的视角当中,离焰灵族已经完成血肉生长,化形为皮肤鲜红的天眷之体,并且似乎知晓一定的人族羞耻理念,拟化出鳞甲遮挡住下裆,原本应当是头发的头顶依然是一团熊熊烈焰,眼眶中依然没有瞳仁。

    那离焰灵族拥有身躯之后,扭头看向石念远,没有瞳仁的眼眶中燃起两朵青蓝命火,开口出声:“轩辕剑主。”

    石念远能够分辨得出其所用语言毫无疑问是古神语,说话的同时还以天心意识将意念传达至石念远识海,令石念远可以理解其语言表达的意义。

    石念远眉头紧皱,眉心处血契魂印亮起血芒:“你在说什么?”

    随着化形为天眷之体,离焰灵族的变得生动起来,而今露出不解意味:“创世十圣器之一的轩辕剑寄宿在你体内,你自然就是当代轩辕剑主。”离焰灵族心念电转,自觉知晓了什么秘辛,低声续道:“原来失落的轩辕剑是在涂山氏族手中……”

    那柄无名断剑……居然是……

    石念远沉默不言,脑袋忽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一段封存在识海深处的记忆被重新唤醒,一片无垠的大海……一块巨大的礁石……以及一袭淡雅青衫……一方毁灭崩塌的世界……

    石念远徒然蜷缩在地上,以手抱头,发出极度痛苦的呻吟。

    “难道涂山氏真的没有与轩辕剑器灵达成协议,就强行将轩辕剑残骸植入他体内了吗……不可能啊……若是涂山氏当真拥有如此通天彻地之能……通天塔怎么可能不找上门去……九子泉眼也不会……”离焰灵族极其不解的自言自语。

    石念远再次清醒过来时,感觉到脑袋枕在软物上,且能闻到淡雅清香。石念远缓缓睁开眼,得见天蓝广袖。

    “公子,你醒来了。”流风霜垂头向枕在腿上躺睡的石念远轻声唤道。

    石念远脑袋依然昏沉,艰难的撑地坐起,四下打量过一圈,发现已经不在洞穴之中。

    置身所在乃是一座石亭,亭外不远立有一座无名道观,四周桃林尽绽。

    石念远不解出声:“这里是……”

    流风霜将石念远扶坐起来,石念远这才看到亭中摆有一架瑶琴,这架瑶琴不仅看上去斑驳老旧,甚至残缺不全,七根琴弦还少了四根。

    “公子没有到过这样的地方吗?”流风霜杏眼眨了眨,沉吟伸手抚上残缺瑶琴,片许之后,开口续道:“按理说,公子至少去过一处无垠大海。”

    未完待续……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版权所有 https://www.lewen123.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