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一章 斗琴(跪求收藏)

小说:天师之巅 作者:张弦晟
    “二长老还真是威风啊,欺负一个小孩子!”台下响起了一个青年声音,这句话说的声音不大,但却十分响亮,引得所有人朝那个青年人看去,此人正是李沐。

    王孝典也不例外,看向乾字区,“王语曦,约束好你的助力!”,丢下这句话便不再理会。

    “回二长老,语曦也觉得有些不妥。”

    “那你是在质疑我的公正性咯?”王孝典怒目而视,一股神念威压铺天盖地而来。

    李沐将王语曦揽在身后,同样强大的神念喷薄而出,砸吧着嘴道,“大乘五重境欺负一个金丹境的小姑娘,你好大的本事啊!”

    王孝典心中一凛,“此子竟能与我的神念对抗而不落下风。”

    “你是何人?”王孝典语气稍稍缓和道。

    “李沐!”

    “师承何派?”

    “你还没资格知道!”李沐嘴下毫不留情。

    “你!”王孝典显然被这句极其蔑视的话激怒了,神念幻化成利剑,就要刺向李沐。

    “孝典!以大局为重!莫要让旁人看了笑话。”一个威严的声音传入王孝典耳中,他认得这声音,这是大长老王孝礼,随即收了神念,瞪了一眼李沐后,转身问过何晚柠,“你想说什么?”

    “我……”何晚柠看了一眼李沐,心中顿时安心了,“我想说,如果旁人震断了我的弦,该怎么算?”

    “依旧算你完成。”王孝典没想到是一个这么蠢的问题,顿时语气又严厉起来,“可还有其他事?”

    “没了。”何晚柠撅着小嘴,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什么。

    “好,那么比试开始!”王孝典一声令下,七人皆是抬手弹琴。

    唯独何晚柠在触摸到琴弦时,似乎脑中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一般,双手抚琴,双眼微闭,瞬间进入了顿悟的状态,。

    这便是李沐在她临上场前用魂力灌入她脑中的《琴律手札》,这《琴律手札》是李沐在盘古传承第一门内无意之间看到的,记录的是太子长琴祝洵对于音律的心得体会。

    七人好一阵忙活,可不管是用灵力灌入琴弦还是用神念,甚至有人动用了专门的琴类武技,竟然都毫无用处,每个人面前的弦依旧毫发无损。

    “小沐,这一场要怎么才能震断这弦?”王语曦看着大家毫无头绪的样子问道。

    “这个简单,是音律!”

    “什么意思?”

    “就是利用琴声的和弦,让面前的弦跟着琴声一起振动起来,待振动到最大幅度的时候,这弦就断了。”

    “原来如此!”王语曦又迟疑了一番问道,“那柠儿这样一直不动,会不会……”

    “不会!其他人都还没找到窍门呢。”

    台上七人陆陆续续的停手了,似乎在想对策。

    王心语此时撇了一眼李沐,又看看正在顿悟的何晚柠,心中嘀咕,“临场顿悟?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玄机么?”王心语不由得仔细的回想着刚才王孝典说的话,

    “凡用手或者身体其他部位破坏弦者,按弃权论处!凡用武器破坏弦者,按弃权论处!凡用武技破坏弦者,按弃权论处!可没有说不能使用神念……”

    王心语灵机一动,神念慢慢涌出,略过面前的弦,心中猛然一惊,“这弦……是羽弦!”

    羽弦是宫、商、角、徵、羽五弦中最细的一根弦。

    “若是想让这羽弦震断,就得用音调最高的琴曲……”王心语心中思考着对策,几息之间双手又动了起来,选择了一曲难度最大,音调最高的曲子。

    随着王心语不断的加高音调,眼线的羽弦慢慢的开始振动。

    “有效!”王心语心中暗自高兴,闭上双眼继续演奏。

    其他人看着王心语的演奏,有样学样的开始演奏,王心语演奏的这首曲子,是上古时期留下来的残谱,会的人并不多,而在场正在演奏的七人里,只有王心语会,所以其他人要么模仿王心语的曲调,要么挑一首感觉上和这曲子差不多的曲目,但都没有有效的让羽弦振动起来。

    不过王心语却是越来越心急,因为是残谱,所以曲子并不长,眼看就要弹完了,羽弦的振动幅度虽然越来越大,但是没有要断裂的意思。

    就在王心语快要绝望之际,手中最后一个音落下,羽弦“嘣”的一声断了,不止是面前的羽弦断了,她手中琴的羽弦也断了。

    王心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等待着王孝典的宣布。

    “琴试第一名,坤字王心语!”王孝典如愿的宣布了。

    此时众人表情不一,有惊讶,有不甘,有羡慕。王心语起身向休息区走去,在她刚走出没几步,一声琴音瞬间震荡了她的心灵,转身看去,方才还在顿悟的何晚柠终于开始演奏了,而演奏的曲目正是王心语弹奏的那一首。

    不过比起王心语,何晚柠弹奏的音调更为高亢,节奏更加急促,内容更加丰富。

    “嘣”仅仅盏茶时间,何晚柠眼前的羽弦便断了,王心语听得出来,何晚柠还没有弹到她刚弹奏的那一段,这羽弦就断了。

    王孝典不懂琴曲,但也觉得何晚柠弹奏的非常好,若不是她面前的羽弦崩断,恐怕会继续沉浸在这琴曲中,作为裁判和主持,不得不做自己的工作,“琴试第二名,乾字王语曦。”

    宣布结束后,何晚柠似是没听到一般,继续演奏着。而实际上,何晚柠此时还在参悟那本《琴律手札》。

    “难道……”王心语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现实已然打脸,何晚柠此时弹奏的已经是王心语不知道的后半部分了。

    在场的六人纷纷停下手中的琴,看着何晚柠。

    “竟有人能弹奏出如此亢奋的琴声。”

    “天才!天才!绝对的天才!”

    “老朽是时候回去闭关研究琴曲了,现在的年轻人太可怕了。”

    ……

    不止是台上六人,台下也是议论纷纷。

    “小沐,我怎么感觉柠儿这曲子和王心语的有些相似?”王语曦品着琴曲说道。

    “因为王心语学的是残谱,而小妹现在弹奏的是全谱。”李沐笑了笑说道。

    “这也是你的手段?”王语曦白了一眼道。

    李沐只好摸摸头默认了。

    随着何晚柠后半段的演奏越来越激昂,“嘣”的一声,距离她不远的地方一位老者面前的羽弦被震断了。

    这时众人都震惊了,震断自己的羽弦已经令人叹为观止了,居然还能震断别人的羽弦。观众席上的人感受还不是很强烈,但在台上的六人感受就强烈的多了。

    “琴试第三名,兑字王浩玄。”王孝典又适时的宣布道,“琴试前三名已经诞生,琴试……”王孝典本想宣布结束,可发现何晚柠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仍旧弹奏着。

    王孝典正想阻止,却又听到了“嘣”的一声,定睛看去,发现又一人面前的羽弦断裂了,接下来,伴随着何晚柠四下更加高昂的琴声传出,另外四个人的羽弦依次断裂。

    琴声落,何晚柠的弹奏也结束了,双手慢慢落回琴上,双眼猛的睁开,发现眼前的羽弦已经断了,又环顾四周,发现所有人而羽弦都断了,小声嘀咕道,“完了完了,又贪玩了,现在没拿到前三,大姐和三哥肯定要生气了!”

    王孝典缓过神,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何晚柠,走上前问道,“姑娘,你可是何家的?”

    “晚辈何景战之女何晚柠。”何晚柠局促的起身行礼道。

    “呵呵呵,原来如此。”王孝典微微一笑,转身走到众人面前道,“琴试结束,各位候选人择人准备下一个科目,棋试!”

    言罢,众人皆是灰头土脸的回到自己的休息区,王心语在原地停留了很久,目光直直的锁定在何晚柠身上,眼中看不出喜怒,看不出哀愁,待何晚柠回到休息区后,转身下了比武台。

    “心语,好样的!”王素云在一旁夸赞道。

    王心语并没有说话,回到座位上一言不发。

    王素云心中纳闷,走到王心语身边,道,“心语,怎么了?赢了还不开心么?”

    “我并没有赢。”王心语终于开口,声音明显幽怨了不少。

    “二长老都宣布了,你是琴试的第一名。”

    “那只是有规则约束,若是没有,她才是第一,因为她弹的曲子是完整的。”王心语指着比武台正对面的何晚柠道。

    “哎呀,心语。”王素云心里何尝不明白,若是两人同时开始弹奏,王心语不一定能赢,只能继续安慰道,“别想那么多了,好好准备下一场。”

    ……

    何晚柠蹑手蹑脚的走下台,冲王语曦憨憨一笑道,“嘿嘿嘿,大姐,对不起啊。”

    “没关系,第二名也挺好的。”王语曦随口说道。

    “嗨呀,要不是我贪玩,我能拿……”何晚柠愣了一下道,“等一会,你说什么?”

    “什么什么?”王语曦疑惑道。

    “不是,你说我第几?”

    “第二名啊!你不知道么?”

    “啊啊啊……我第二!我第二!那也就是说,我的任务圆满完成了?”何晚柠高兴的跳了起来。

    “呃……啊……昂!对啊。”王语曦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哈哈哈哈哈”何晚柠笑得像个傻子一样。

    “小沐,柠儿是不是这出问题了?”王语曦拿手指着自己的脑袋道。

    “呵呵呵,不是的。”李沐笑了笑道,“刚才她应该是在顿悟的状态,所以周围发生了什么她都不知道。”

    “原来如此,我说这小丫头怎么一反常态,完成任务了,居然一脸不好意思,还以为她转性,学会谦虚了呢。”王语曦也是掩嘴轻笑道。

    “行了,小妹,快坐下,第二场要开始了。”李沐看到王孝典已经在台中间站定,对着何晚柠说道。

    “下面进行第二个科目的比试,棋!”王孝典开口宣布道。此时比武台上已经放置了八张棋盘,八张棋盘围成了一个圈,一个老者站在圈内,气定神闲。

    “这场比试的裁判是~~~~”王孝典故意拉长声音道,“中域棋圣,仲乡!”顿时观众席引起了一阵强烈的骚动。

    仲乡何许人也?称霸中域棋坛百余载的传奇人物,一生敌手无数,但自从其百年前开始,未尝一败,在棋坛,是令对手闻风丧胆的存在,如今他来做裁判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王家真是财大气粗,这种存在都请到了。”

    “可不是嘛。”

    “可我听说这仲老一直在圣灵府里颐养天年呢。”

    “我也听说了,传闻说现在已经没有他破不了的局,所以才隐退的。”

    ……

    听着众人的议论,李沐觉得好笑,一个不过几百岁的人而已,比起他这个活了一千六百世的老怪物来说,简直就是弹指一挥间的事。

    王孝典朗声说道,“诸位,请安静。”待议论声慢慢沉寂后,他又说道,“我现在宣布规则,由仲老同时与八人对弈,仲老按照顺时针的方向每人面前落一子,若仲老下过一轮后,候选人未落子,则仲老等待候选人落子,直到落子为止。候选人若是无法落子,认输便可。前三名取坚持到最后的三人,本场比试除了不得动武以外,没有其他限制条件。有请八位参赛人上场!”

    话音一落,其他七个休息区中均有一人凌空一跃,来到台上,唯独乾字王语曦这边,李沐慢腾腾的走了上去。

    心中却是冷笑,“感受一下来自老怪物的鞭挞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版权所有 https://www.lewen123.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