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总裁每天都在暗恋反派喵 > 第11章 011

第11章 011

        一大早上班之前,宋橘按照自己的理解将送到总裁办公桌上的报纸文件资料等进行初步处理。

        她先看一遍内容,然后拿出一张便签纸,将资料的主要内容归纳成一两句话,写在纸上。

        如此一来,就能很大程度上节约总裁的时间。

        高宇没料到宋橘居然这么贴心又能干,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宋橘连忙避开总裁的视线,轻手轻脚退出办公室。

        真正想要在公司站稳脚跟不容易,毛大爷说的对,别人永远偷不走的是你的才华和本事,靠外人不如靠自己。

        宋橘心里憋着气,她想靠自己的能力在职场上立起来,所以稍微有点空闲的时间,她就慢慢琢磨工作上的事。

        技术喵作为底层员工的时候,很少关注集团大领导的人事变迁,反正也与她没多大关系,自然不会多加注意。

        但现在不同,自打成为总裁特助以后,就不得不深入了解这里边的人际关系。

        宋橘在赵小翠身上学到了一个宝贵的教训。

        那就是不要和同事成为贴心朋友,因为你们之间有最根本的利益竞争;也不要和同事成为敌人,因为你们还要在工作上互相合作。

        比如之前司俊为何见到宋橘就跟见到人民币一样热情,还不是因为司俊的领导是高总的下属,自然而然他也就比宋橘低了一级。

        要想快速了解公司复杂的人物关系,应该找谁?谁的瓜最多?谁又愿意与她分瓜吃?

        心机喵立刻想到一个人,一个同样也有心与自己交好的同事,司俊。

        宋橘知道司俊想要和她打好关系绝不是因为觊觎喵的猫色,而是为了拓展人脉,所以她找到公司的电话一览表,查到司俊的办公室电话,毫不犹豫就拨了过去。

        “喂,司特助你好,我是宋橘。”

        司俊原本礼貌的声音立刻变得热情起来,“原来是宋特助啊,你打电话过来是大老板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是我想请你吃饭,今晚有空吗?”

        宋橘现在的身份乃是总裁特助,身价自然不同于往日,用不了多久,每天想要约她吃饭的人数都数不过来,面对她伸出的友好之手,司俊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能坐稳特助岗位的人都不是蠢货,司俊考虑到宋橘目前面临的困惑,自然知道她请自己吃饭究竟是为了什么。

        大家都是聪明人,谁也不会往男女追求上面去想。

        所以司俊也不来虚的,直接了当道:“咱们以后工作上经常会有交集,客气的话不用多说,你遇到什么问题尽管来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只是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和你一起吃饭,还说不准,我们家领导下午要参加一个仪式,还不确定会不会留下来和主办方用晚餐。”

        司俊解释得很清楚,生怕宋橘刚来搞不清楚状况,误会自己不给她面子。

        “理解理解,领导的事情肯定最优先。”

        宋橘自然知道司俊没有敷衍她,毕竟高总一开始也曾经跟她说过一句话,说她的所有时间都是属于他的。

        “要不这样,等确定好老板的行程以后,我再联络你,吃不成晚饭咱们可以吃夜宵嘛。”

        对面的司俊似乎不甘心放弃这个与总裁特助联络感情的好机会,毕竟雪中送炭难,这样的好时机以后恐怕很难再遇到。

        多一份人情多一条路,指不定以后他有事情求到宋橘门下。

        宋橘对司俊这个安排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他的建议。

        今天高总的行程比较松,晚上不需要加班。

        宋橘余光瞄了高宇的办公室一眼,时间一到,就快速收拾东西,呲溜一下就下班跑了。

        高宇的大长腿刚踏出办公室门口,原本想约小橘一起吃晚饭来着,结果只来得及看见一道快速飞奔离去的残影。

        高宇:“……”

        宋橘自以为做得很隐蔽,结果各种逃避的手段在高宇看来简直路人皆知。

        宋橘人虽然跑了,可心还被遗留在原地。

        毕竟那是曾经的初恋,和无情的抛弃,最美的回忆同时又是最痛苦的回忆。

        种种矛盾的情绪掺杂在心间,还有……

        【你肯定会重新爱上我的,嘴对嘴的那种爱!】

        总裁居然对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喵咪说出这种简直可怕的话。

        怎么可能!分明就是在胡说八道!做他的大头梦去吧!!!

        他凭什么这么自信?以为自己算老几啊!还“肯定会重新爱上”呢,喵让你狂妄让你狂,挠不死你丫的——

        啊啊啊,不准再想这件事情了!快打住打住!

        疯狂摇头的宋橘还没出公司大门,就碰巧遇见了司俊。

        “宋特助,”司俊像是和宋橘认识了多年一样,十分自来熟地开了一句玩笑话,“毁坏公物可不大好。”

        宋橘一愣,连忙将挠墙壁的爪子放下来,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司特助你、你好。”

        “我家领导计划有变,正好可以按时下班,我知道一家小龙虾的味道不错,我请客一起去?”

        宋橘连忙道:“怎么能让你请,我来请才合适,拜师学艺肯定是要付学费的嘛。”

        双方都有心交好,自然相处融洽,几句寒暄后很快就熟悉起来,有说有笑结伴而行离开了公司。

        高宇默默盯着两人的背影:“……”

        司俊和宋橘都很喜欢吃小龙虾,(可能没有胖橘不喜欢吃的食物),两人叫上冰啤酒搭配,吃得十分尽兴。

        司俊估计也是抽空做了一番准备才来赴宴,因为他对宋橘说的话特别有针对性,并且条理清楚逻辑性强,方便人快速理解。

        宋橘迫切想要从他嘴里打听大领导之间的派别关系。

        她心中一直有个巨大的疑问,那就是陈特助被发配边疆究竟是犯了什么错?

        这个问题像个地-雷一样埋在身边,伸爪子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误踩而死。

        司俊为人谨慎,并不会直说自己的心得体会,而是暗示道:“这样吧,我给你讲一讲集团前任总裁白金茂是怎样离职的。”

        “当时白金茂与云总,云总你知道吧?就是集团二把手COO云峰浩,他们斗得十分激烈,几乎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

        “云总那会儿刚刚升任COO,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有传言说他其实是想好好跟白总合作,将公司发展壮大,但白金茂不同意。”

        “卧榻之上,岂容他人鼾睡。白金茂觉得云总势力太大,权利也大,所以想要将他死死压在下面。”

        “我现在之所以敢这样光明正大说出来,主要是因为当时他们之间的矛盾已经完全公开化了。”

        宋橘瞠目结舌,这些上层的权利争斗再怎么激烈,作为底层员工是根本感受不到的,她那会儿特单纯地该吃吃该喝喝,只知道公司换了个新总裁而已。

        司俊继续解释说:“那个时候白金茂是集团的CEO,一把手想抓二把手的小辫子,怎么会找不到借口。”

        “白金茂开始不断干涉云总的工作,插手他负责的项目,并且一直压着他的手下不得升迁。”

        “这些动作一开始云总是忍了的,并没有反击,但他的忍耐并没有换得白金茂的休战,反而令他变本加厉。”

        “白金茂开始慢慢架空云总,将许多重大项目都交给秦总,也就是CTO秦鹏刚,这个举动直接令云总在公司完全说不上话,再后来,白金茂甚至放话出来,说要将云总从公司赶走。”

        “这种断人饭碗的事可不就直接将云总给逼急了么,他要是再不反抗,职业生涯可就真完蛋了。”

        宋橘感觉自己正在看特别惊心动魄的商斗大片,惊讶地微微张着嘴,听得很认真。

        司俊喝了一口冰啤酒,继续讲:“云总开始反击白金茂,他抓住了一个关键人物俞江。”

        “最初俞江只是个制造部名不见经传的小科长,可他特别会来事儿,与每一任领导关系都相处得很融洽,甚至与领导家属的关系都很亲密。”

        “俞江的业务能力也不错,是个能干又擅长交际的人物,所以职业生涯走得一帆风顺,一路向上。”

        “但他犯了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他背叛了提拔自己的云总,转身投入到白金茂的势力团体去。”

        “就像古时候赌登基继位的皇子一样,他压错了宝。”

        “云总知道俞江和白金茂的关系越走越近,就派人给他送大礼,想策反他给自己当卧底,结果俞江拒绝了。”

        “但云总却将卧底这事儿故意透露给白金茂知道,想以此离间他们之间的信任,让俞江两面不是人。”

        “那个时候云总和白金茂正为了财务部的权利争得不可开交,俞江为了重新取得白金茂的信任,做了不少冲锋陷阵的危险事情。”

        “后来有高人分析,这些其实都是云总挖的坑,为的就是将俞江逼急了做出狗急跳墙的错事来。”

        “俞江那时已经斗红了眼,将财务部搞得乌烟瘴气,甚至做出陷害会计制造财务假案的蠢事,企图将黑字变成赤字,然后偷税漏税。”

        “这件事很快被董事会察觉到了,他们迅速将丑闻捂住,免得影响公司形象,造成股市震荡。”

        “但奇怪的事,丑事居然还是被媒体报道了出来,白金茂因此引咎辞职,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

        宋橘听得嗓子都有些干涩,连忙喝了一口啤酒压惊,“这媒体知道的时间也太巧了点儿。”

        司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可不是太巧了点么,董事会就算怀疑内部有人泄密,却一直找不到有力证据。”

        宋橘吸了口气,她个人认为云总心里可能真是不想斗,一来他才刚刚升任集团二把手,屁-股都还没坐稳,董事会很难让他继续往上爬,就算挤走一个总裁,也还是会再来另一个总裁,所以他何苦呢?

        这不,董事会不就请了高总回来坐镇么。

        其实云峰浩倒不是不能忍高宇,他能走到今天,忍了不知多少常人忍不下的事情。

        只要不是将他逼到走投无路,他通常情况下还是该忍就忍,哪怕头顶上空降来一个年纪小到可以做他儿子的上司,他也能客客气气与对方相处。

        但是,职场斗争从来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如果高宇一来,他就乖巧听话将手中的权利交出去,底下跟着他混的兄弟们便会觉得他软弱可欺,甚至还会怀疑他是不是老了,拿不动刀了。

        人心一旦动摇,根基就不会稳。

        所以云峰浩对高宇的到来必须有所表示,并不是想跟新总裁争权夺势拼个你死我活,而是为了给他手底下的人吃一颗定心丸。

        云峰浩究竟做了什么呢?除了他那方的势力团体知道以外,别人都不知道。

        通过司俊讲的这一段公司斗争史,宋橘对大领导们之间的明潮暗涌有了初步的认识。

        两人吃完小龙虾分开以后,宋橘发现自己落了东西在公司,所以回去取。

        结果她一只脚刚迈入公司大厅的玻璃大门,就连忙收回去,并且扭个身火速藏起来。

        高宇正弯腰和公司前台一个漂亮的小姐姐讲话。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与众不同,并不像客气的上下级关系,反而更像是……

        可以随意说笑的、亲密的、好朋友。

        宋橘将后背紧贴着墙,悄摸着偷听了一小会儿,然后转身一溜烟跑了。

        不久之后,某处空荡荡的女性洗手间内,发生了一件特别诡异的事情。

        一个漂亮的姑娘进去,三分钟后,一只背着小书包的橘色毛茸茸可爱喵溜了出来。

  https://www.lewen123.net/2/2166/748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3.net。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