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秘战无声 > 第725章:当面要人

第725章:当面要人

        “回来了?”

        “嗯,回来了。”

        夫妻见面,没有料想中的相拥而哭的情景,只是一声淡淡的问候,把所有感情都包含在其中了。

        这就是多少年患难夫妻的感情。

        门口放了一只火盆儿。

        跨过火盆儿,意味着把一身的晦气烧掉,这样就能平平安安了,这是一种美好的寓意。

        “小辉,你现在住这里?”余杰走进来,见到屋子里的陈设,惊讶的问道。

        “我只是暂住在这里,我在外面还租了一套小房子,只不过为了工作还是孩子们上学,就搬到这里来了。”

        “老师,这是李孚的家,您不必客气,他也是您的学生。”罗耀呵呵一笑,替余杰将皮箱子提了进来。

        “李孚,这小子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

        “嘿嘿……”罗耀笑了笑,没解释太多。

        “这里是市区,比较繁华,就是嘈杂了些,您要是觉得不喜欢,我们可以换个地方。”

        “这么好的房子,谁不想住。”余杰走到沙发跟前,坐了下来,舒坦的一声道,“不过,住在别人家里,总是不那么自在。”

        “那这……”罗耀朝兴姐望去。

        “阿杰,要不然这样,你跟攸宁他们住在一起,他那边地方大,也宽敞,而且还在乡下。”兴姐说道。

        “那你呢?”

        “我周末的时候带孩子去看你,两个孩子要上学的,来回的太远了,两个小的倒是可以跟你过去。”兴姐说道。

        “行,就这么着吧。”余杰没有犹豫,一口答应下来了。

        “爸爸,爸爸……”两个大的在学校上学,两个小的还叫,没到上学年纪,但都很久没见到父亲了,见到父亲,那还不高兴坏了,冲过来,就扑到怀里。

        “攸宁,晚上在家吃饭吧,把小慧也叫过来?”兴姐开心的说道,一家人团聚,其乐融融。

        “不了,兴姐,吃饭以后机会多的事儿,你们一家人好好团聚一下,明儿个,我派车来接老师。”罗耀可不想打扰余杰夫妻的久别重逢。

        “攸宁呀,算了,明天我去你那里再说吧。”余杰想到什么,想要说的,忽然又一挥手道。

        “老师,我还得去一趟医院,一会儿直接就回去了,您就安心的在这边住一晚,明天再去我那里。”罗耀交代一声,起身就离开了。

        ……

        “阿杰,你怎么突然就放出来了,你知道,我接到小慧的电话,以为听错了呢。”家里终于没其他人了,把两个孩子交给梅姐带出去玩了,兴姐把丈夫叫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也纳闷呢,兴许是戴先生突然发善心呗。”

        “他会有那么好心?”兴姐不满道,“你帮了他多少,他可曾念一点儿旧情,就为挪用经费这一点儿小事,说把你关起来就关起来了,要不是攸宁和沈彧关照,你不知道在里面吃多少苦头呢。”

        余杰陪着笑脸,老婆对戴雨农的不满,他岂能不知道,就是他,内心也是有些怨恨的。

        不过,他的怨恨没那么强烈罢了,戴雨农的那一套手段,说起来还是他教的了。

        现在用到他自给儿身上了,这算不算是作茧自缚?

        还好,一切都过去了。

        不管戴雨农想让他干什么,他都不接招,反正这一次他是以心脏病的理由保外就医的。

        况且,他还算是犯人,什么待遇啥的都取消了,他算是一个有限自由的病人而已。

        “行了,不说我自己,说说你吧,怎么就当上这个暮光公司的总经理了?”余杰问道。

        “还不是没办法,你是攸宁几个的老师不假,可我这个师母总不能靠学生救济生活吧,这可是一大家子要吃要喝呢,他们一说,我觉得能做,就答应了,也算是帮她们分担一些。”兴姐白了丈夫一眼道。

        余杰讪讪一笑,他能说什么呢,自己入狱后,不但不能帮到家里,还得要家里花钱,现在虽然保外就医了,可没有一个工作,吃喝还得是靠家里。

        他就是想找工作,也得过军统那一关,以他的身份,适合做普通工作吗?

        “那你这份工作做的怎么样?”

        “目前来说,没什么特别难的地方,就是需要学英语,这个我以前上学的时候没好好学,攸宁说了,不求能达到写文章的水平,但听,说,正常交流得没问题。”兴姐说道。

        “你真学了?”

        “嗯,在学呢,每天学一点儿,听英语广播。”

        “攸宁这是打算跟外国人做生意吧,不然,请个翻译完事儿了?”余杰算是听明白了。

        “翻译能代替自己吗,再者说,有些生意,只能自己去谈,带翻译,翻译可靠吗?”

        夫妻俩虽然也能见面,那是在探监的时候,说话都小心着呢,什么不能说,什么能说,那都得三思之后再开口。

        这在自己家里,那就没那个顾虑了,就是拌嘴,吵架,大打出手都没问题。

        这说着,说着,话题就歪了……

        “不行,这药攸宁说了,是虎狼之药,你只能吃一颗……”一只手压住了另一支躁动的手说道。

        “没事儿……”

        ……

        罗耀也是趁这个机会来医院看一趟李孚和陈泽蓉两口子,一个是自家兄弟,一个是得力的下属。

        那都是亲近之人,要不是离得远,他每天都得来一趟。

        “李孚,泽蓉怎么样?”罗耀来的时候不巧,陈泽蓉吃了些东西,睡着了,李孚一个人在照顾孩子。

        六嫂江萍萍不在,倒是她把家里的奶妈给留下来了,陈泽蓉身体不好,奶水不足。

        这刚出生的婴儿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喂奶的,不能饿着。

        “医生说,情况正在好转,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但身体虚弱,怀孕的时候曾有流产的征兆,虽然保住了胎,但孩子日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现在还不知道。”李孚说道。

        “没事儿,别担心,这么凶险的大出血都挺过来了,孩子只要好好养,肯定没问题。”罗耀说道,“再者说,医生的话也不绝对。”

        “蓉城那边又给我宽限了五天假,最晚后天我就要走了,可我不放心呀。”李孚一脸担忧道。

        “别担心,泽蓉和孩子会有人照顾的,你就放心好了,学业也很重要。”罗耀道,“孩子的满月酒,等你结业回来后再办。”

        “好。”

        “家里,小慧叫了以前照顾奥斯本的梅姐照顾泽蓉的饮食起居,要是泽蓉奶不够,咱们再找一个奶妈,大人孩子都不能饿着,反正你现在的身家又不是养不起。”罗耀笑道。

        “也是呀。”

        “行了,别愁了,老师今天出来了,我刚去把人接了出来,你不是后天回去吗,明天我们哥几个陪老师吃个饭。”罗耀道。

        “余老师放出来了?”

        “保外就医,先生特许的。”罗耀解释道。

        “这是好事儿呀。”李孚高兴道。

        “明儿个我派车过来接老师,你跟着一块儿过去就是了。”罗耀道,“这个事儿,低调,不要对外讲就是了。”

        “行,那我晚上还得回医院?”

        “行,我派车送你回来。”罗耀道,“后者,让六哥捎你回来,都一样。”

        罗耀逗弄了一下小露露,这孩子看上去皱皱巴巴的,眉宇间还是有李孚的影子,说了几句话,没待多久,就离开了。

        ……

        黄山公馆。

        李德邻被老头子请过去当面商讨接下来在鄂西北即将爆发的战役,这已经不算是秘密了。

        不管是日本驻华派遣军,还是国府内部,都在积极的备战。

        要不然,也不会有李德邻亲自来山城参加研究枣宜地区的作战的部署的会议了。

        两人在一段山路上并排而行,身后的副官和警卫都至少在十米之外,紧随其后。

        老头子拄着文明棍,一袭长衫,走路不急不慢,而李德玲则身穿上将制服,略微矮小半个头,走路则十分稳健,略落后半个身位。

        “介公,抗战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了,现在我们的内部有很多人对抗战没有信心,特别是汪氏在金陵公开成立伪政权后,我们有好多将领从原来的暗中私通汪氏,变成现在公开投降了,就为了在汪氏的伪政府内某一个高官厚禄,这样发展下去,恐怕会越来越多的人会信了汪氏那一套蛊惑人心的话。”李德邻道

        “汪氏这个败类,误党误国,人人得而诛之!”老头子听了,愤怒的将文明棍在地上杵了两下。

        “可眼下这个困局该如何解呢?”李德邻道,“我听说在军中有人还在提‘反.共’的那一套,这都到什么时候了,我们还在内斗?”

        “德邻兄,这些都是道听途说,是日本人故意散播的谣言,这你也相信?”

        “不是我信不信,而是如果不予以纠正,放任不管的话,会让亲者痛,仇者快的。”

        “好了,德邻兄,你还是把精力放在接下来的大战上,你若是能在枣宜地区打一两个胜仗,那比我们在报纸上说多少句话都管用。”老头子说道。

        “是的,所以,我打算明天就回去了,今天特地来向介公辞行的。”李德邻道。

        “这么快,日军应该不会那么快发动吧?”老头子惊讶的道。

        “已经来山城一个星期了,军务积压了不少,若不再不回去,那就生疏了。”李德邻道,“还有日军的最新部署的情况,我也得回去重新研兵力的分配和部署,时间很紧,谁也不知道日军那天会发动进攻。”

        “你说的也有道理,既然这样,我也就不留你了。”老头子停了下来,双手拄着文明棍问道,“德邻兄,我希望你能够在枣宜再打出一个台儿庄来,这样我们身上的压力就轻了许多,民众的信心也就起来了。”

        “介公,我想向您借一个人?”

        “哦,德邻兄,你这是看上谁了?”老头子再一次拾阶而上,笑问一声道。

        “军技室的罗攸宁。”李德邻说完又补充一句,“我知道介公肯定不舍得,但我只是暂借,打完这一仗再还给你。”

        老头子略微沉吟了一小会儿,转过身来,不往上走了,往回走了。

        军技室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且刚合并没多久,正是融合的时候,罗攸宁可是关键之人,这个时候放他出去,老头子也有些为难。

  https://www.lewen123.net/20/20915/56726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3.net。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