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秘战无声 > 第1111章:色字头上一把刀

第1111章:色字头上一把刀

        “阳科长,马上提审周岩,他跟王有美之间一定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罗耀断定道。

        “现在吗?”

        “一会儿开完会后,马上提审,我授权你使用一切手段,只要不把人弄死就行。”罗耀点了点头。

        “明白了。”阳兆杰点了点头。

        “张副官,还要劳你催促一下周局长那边,法医的尸检和毒检报告尽快给我出来。”

        张小正点了点头:“这个没问题。”

        “英杰,你旳人数还是调查跟周岩和王有美关系密切的人,尤其是王有美住在一起那个人,她也许不知道王有美的真实身份,但同住一个屋檐下,肯定会有一些别人发现不了的异常。”

        胡英杰道:“明白。”

        鸿宾楼“王有美”住的地方已经搜过了,没有发现任何文件的线索,可能是杀她的人取走了。

        但这极可能就是一个假象。

        王有美那天下午并没有回黄山公馆,而回去的是另一个“王有美”,是这个“王有美”做出了这样今天的大案。

        然后,她从黄山公馆盗取文件后从容逃了出来,再把真正的王有美杀了灭口。

        这样她和文件就都安全了。

        王有美的社会关系比较简单,除了公馆内的人之外,外界也就没有多少人人认识她,更别说知道她的身份了。

        她这种人,每次请假外出,都必须按规定时间返回的。

        超过时间,那必须要搞清楚干什么去了,解释不清楚,那是直接会被关起来的,后续调查那怕是没啥问题,都是有可能限制自由的。

        因为这种人知道黄山公馆内情,一旦泄露,后果不堪设想,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这种简单的社会关系确实能让人产生信任感,若非如此,她也不可能被安排去密室附近的走廊区域做清洁工作了。

        这种地方,哪怕是党国一定级别的将领都未必有这个资格。

        文件一定在那个“杀人”的人手里。

        她会是谁呢?

        他一直怀疑是素清,但现在从表面证据看,这个案子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不是她,那又会是谁?

        ……

        黄角垭看守所。

        审讯室内,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外面听着都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你说不说,说不说……”

        “八嘎!”

        “不说中国话了,你不是说的挺溜的,终于还是说自己的母语来的顺口是不是?”

        “支那猪,我是不会告诉你们任何一个字的!”

        “还特么嘴硬!”

        徐阿良是还是第一次面对这种顽固的日谍分子,但他见识过比这种顽固的多了,早就有锻炼出来了。

        相反,那个电厂工程师“中村”就没有那么硬骨头了,在事情败露后,很快就招供了。

        他骗徐阿良的那个确实是利用他给朱万川示警的,这种方法,也是朱万川教给他的。

        这是一旦暴露被捕,通知上下级撤离的一种特殊情况下实施的手段,跟聚丰酒楼老板长谷寿文留下那枚印章线索,利用他们把暴露的信息通知三禾当铺的细谷,让他立刻撤离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是一脉相承的。

        罗耀、宫慧破获这么多潜伏山城的日谍组织,也就只有这个组织才使用这种手段。

        有明显的个人风格。

        完全可以做“合并同类项”处理。

        朱万川,表面身份,“仿古斋”老板,真正身份,日本外务省特高课派驻山城最高指挥官,本名:松尾康成。

        中村只是松尾康成手下一个直属成员,单线联系,跟其他人都没有任何接触。

        所以,他只知道这么多。

        去苏颖儿(近藤樱子)家中盗取钢琴曲谱的命令就是松尾康成直接给他下达的。

        事成之后,约定成功、失败以及失败后被捕的三种不同情况的应变反应。

        中村其实就是听命行事的工具人。

        重点还是在松尾康成身上,这家伙既然是特高课在山城最高负责人,身上定然有更多有价值的情报。

        所以,徐阿良自然就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松尾康成身上,用上了,他在香山别墅学的那一套,简单粗暴。

        而在另外一间审讯室内,确实一片和平祥和。

        主审是罗雪(高桥良子),坐在她面前的人是苏颖儿(近藤樱子),当然,她此刻已经恢复真名了,只是没有对外公布罢了。

        “近藤樱子,确实过去的二十二年,你一直都是不快乐的,近藤敬一名义上是你的养父,其实,他收养你,培养你,不过是把你当做一件工具,他不过是用一套所谓的理想和大义来让你心甘情愿的服从他的意志罢了。”罗雪说道。

        近藤樱子不吱声。

        “我知道你对近藤敬一很感激,因为他在你最无助的时候,给了你活下去的机会,还让你接受了教育,学会了很多普通人都无法掌握的技能,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因为你的努力对他有用,倘若你的表现不入他的眼睛,恐怕你也没机会活到今天,是吗?”

        近藤樱子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罗雪的话,她当然明白,她若是没有分辨能力,也不能被派来担任潜伏任务了。

        “你可曾经有想过要摆脱他的控制,做一个正常人呢?”

        “你虽然暴露了,被捕了,但你此刻心是宁静的,平和的,不用再过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了,也不用去面对你不想面对的人,不用去伺候一个你内心感到厌恶的男人,甚至不得不强颜欢笑。”

        “别说了,我该说的,都说了,其他的,你也说了,我只是一个工具,一颗棋子,该我知道的,不该我知道的,这都是不是我能决定的。”近藤樱子说道。

        “这么说,近藤敬一从来就没有信任过你?”

        “我不知道,我知道当我快饿死的时候,是他救了我,收养了我,我这条命是他的,他要拿回去,也是应当的。”

        “这就是你的愚忠?”

        “是。”

        “可惜了,你如果能够放下心中的执念,也许会有一个光明未来。”罗雪说道。

        “未来,这个词儿早就不存在我的字典里了。”

        哀莫大于心死。

        近藤樱子从被捕后,就已经放弃挣扎了。

        “刘伟明对你可谓是死心塌地,可你就算不喜欢人家,也不应该杀了他吧?”罗雪问道。

        “他无意中知道了我的秘密,我不得不杀他。”近藤樱子说道。

        “难怪。”

        “能说下,你是怎么杀掉刘伟明的吗?”

        “他知道我的秘密后,很震惊,我当然是解释并否认了,但莪知道,他不一定会相信我的解释,而且我也知道,他一定会继续纠缠我,既然这样,那就只有一劳永逸,杀了他一了百了,但是我又不能让人怀疑我,所以,我去看他的时候,给他带了吃的,其实,我在吃的东西里面放了一张致昏迷的麻药,他吃下后,立刻昏迷过去,然后,我就把人吊起来,在他脚底下放好一块冰块儿……”

        “你就不怕他随时会醒过来?”

        “我做过实验,冰块在当时气温下,三个小时左右会融化,然后,房梁上的绳索才会彻底勒紧他的脖子,然后才会窒息死亡。”

        “难怪警察调查的尸首,根据死亡时间推测,你有不在场的证据。”罗雪惊叹一声,“可是冰块融化变成水,地面上应该会留下痕迹的,可是勘察现场的报告都没有注明?”

        “他家是泥土地面,从他死亡到第二天发现尸体,冰块融化的那点儿水早就被耗光了。”近藤樱子说道。

        “原来如此,看来这个杀人计划是你早谋划的了。”

        近藤樱子没有否认。

        她是间谍,随时做好解决一切可能的暴露的威胁,这是必修课之一,有什么好说的。

        “今天先到这里,带下去。”

        ……

        把小林玉枝给押了进来,继续审讯。

        “小林玉枝,这个人你认识吧?”罗雪将一张关于朱万川的照片递了过去。

        “不认识。”小林玉枝仔细看了一眼,摇头否认。

        “那这张照片呢?”罗雪又递了一张照片过去,是朱万川跟神秘黑衣女子秘密见面说话的情况。

        小林玉枝双手微微的后缩了一下,这是一种心里反射,虽然动作幅度很小,但还是被罗雪察觉到了。

        “没见过,不认识。”

        “那这一张呢?”罗雪又掏出一张照片来,这是朱万川跟神秘女子在燕子林见面的照片。

        小林玉枝眼底明显的闪过一丝难以言明的惊讶,尽管掩饰的很好,但对于一直都在观察她的罗雪来说,她脸上一丝一毫的微妙的变化都难以逃避。

        “我说了,我真不认识,我该配合的都配合了,你们能让我再见我女儿徐贞一面吗?”

        “小林玉枝,你找到了,到了这里不说实话,后果会怎样?”罗雪道,“别说见你女儿了,恐怕你自身都难保。”

        “那你们随时可以枪毙我。”小林玉枝一副我就这样,你们爱咋咋的表情。

        “我们还有时间,今天就先到这里,带回去,让犯人休息吧。”罗雪合上了记录的本子,一挥手,吩咐一声。

        ……

        黄山公馆。

        阳兆杰对周岩的审讯只用了半个小时,这家伙就开口了,当问询笔录递到罗耀、张小正等人手上的时候。

        所有人都感到一丝不可思议。

        周岩居然跟“王有美”有一腿,而且两人就在密室内行苟且之事,并且还不是一次。

        这也太大胆了。

        难道就不怕被随时过来取文件和放文件的人撞见吗?

  https://www.lewen123.net/20/20915/67264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3.net。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