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为何恋爱游戏的女主都不对劲 > 第323章 “嗯”

第323章 “嗯”

        “你要牵着我的手到什么时候?”

        一直到在开着暖气的咖啡馆中坐下,北条诚还是握着我妻同学的手揉个不停,招致了她更多的不满。

        我妻岚细眉拧起,小脸蛋上挂满了寒霜,用冷厉的眼神盯着他,同时纤细白皙的小手还在发力,努力地想要挣脱出来。

        可惜的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她还没有成功从北条诚手里逃脱过的案例。每次分开后的再次见面,我妻同学都要上演这么一出,他都已经习惯了。

        “我如果说想要牵着你的手到老你会开心吗?”

        北条诚眨着眼睛看着她那精致脸庞。

        “这种老土的情话就不要再说了。”

        早已听惯了他各种甜言蜜语的我妻岚面无表情。

        “是吗?你不让我拉着手,我就要含在嘴里了哦。”

        北条诚轻哼一声的说着。

        “不要害我把才吃的芒果布丁吐出来好吗?”

        我妻岚又是一脸嫌弃。

        “反正我妻同学你的手暖起来之前我是不会松开的。”

        北条诚一脸认真地说着。

        “都要被你揉出汗来了!”

        我妻岚有些恼羞成怒地瞪着他。

        “订正。在世界毁灭之前,我都不会松开你的手。”

        北条诚开始胡说八道强词夺理。

        “呵……”

        我妻岚被他的无赖行为气笑了,面露愠色地将小脑袋凑上前,就要用白皙的额头去撞北条诚的头。

        “诶诶!”

        北条诚发出了惊吓声,下意识地就想要松开她的手去阻拦袭上前来的小脑袋,但是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又只好弓腰站起身,让她撞在了自己放松后还算柔软的腹部。

        “嘶……”

        感受到冲击后,北条诚不由地抽了口冷气,我妻同学这一记头槌没有手下留情。

        “会疼的!”

        北条诚再度坐下之后,将她的小脑袋压在肚子上,用下颔轻轻地摩挲着。

        “你把手松开然后抱住我的头不就不会被撞了吗?”

        由于北条诚并没有限制她脑袋的活动,所以我妻同学很轻易地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然后继续用不善的眼神盯着他。

        “我才说了要牵着你的手一辈子,这就放开你会更生气的吧?我早已深刻地认知了我妻同学你的不讲理了。”

        北条诚气哼哼地说着。

        “你自以为是也要有个限度。”

        我妻岚说话突然变得底气不足,不过神情依旧冷傲,轻描淡写地转移了话题。

        “我叫你出来是说事情的,你再这样喋喋不休,我可就回去了,以你迟钝的反应力,想要自主发现问题所在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估计也就只能停留在十七岁。”

        她冷冰冰地说着。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太懂?”

        北条诚歪了下头,没能理解她的话是什么意思,怎么一副好像出了天大的事故似的?

        “放心吧,只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而已,虽然我发现得有点晚就是了。”

        我妻岚趁着他注意力分散,迅速地抽回了一只手,不紧不慢地拿起了勺子,开始尝起了桌上剩下的那小半份芒果布丁,姿态优雅。

        “把重要的话分成两次说这种坏习惯你是和谁学的啊?”

        北条诚满头黑线地看着他。

        “某人。”

        我妻同学给出了明确的回答。

        “我可没有你这么坏。”

        对号入座的北条诚嘟囔了一句,也感觉肚子在抗议,于是早就不当人的他将脸庞凑到了我妻同学的布丁上,张开了血盆大口,像是喝豆花一样用吸的方式完成了光盘计划。

        “你想吃就自己点餐啊!”

        我妻岚都被他的举动惊呆了,反应过来后就是勃然大怒!张牙舞抓的朝北条诚扑去!

        “唔……”

        满嘴芒果甜香的北条诚一时间也没那么快咽下,看着袭上来的我妻同学,顺势将她搂进怀中,低下头堵住了那粉嫩鲜薄的唇瓣,将刚才掠夺的奉还部分。

        我妻同学顿时就像是中了一剑的小兔,僵着身体忘记了反抗,被动地接受着他的投喂。

        良久之后,北条诚抬起了头,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我妻同学则是不想理他一般,红着脸把小脑袋压在了他的身上,一语不发。

        “没有想抢你的布丁啦,只是喂你吃而已,这也不可以吗?”

        北条诚干咳一声的说着,看着趴在自己怀中有着纤细娇柔的身材的女孩,抬起手轻拍着她的玉背以示温柔。

        “奸商……”

        我妻岚头也不抬地闷声说着。

        “我做什么了吗?”

        北条诚哭笑不得地道。

        “我那么大一块布丁,到嘴里就只有一小口了,其余全进了你肚子。”

        我妻岚说着明显是有点恼火,抬起手掐住了他的腰,使劲拧了起来。

        “我不是怕你呛着吗?”

        北条诚语气温和地说着。

        “不想和爱抢食的小狗说话。”

        我妻岚冷哼了一声。

        “那我给你再点些别的吧?我们一起吃,这里好像有不少味道不错的甜品。”

        北条诚一只手搂着她细嫩的腰肢,同时拿起了桌子上的菜单,琢磨着道:

        “要一份香芋派,另外再加上马卡龙,怎么样?”

        他说的都是我妻同学喜欢的。

        “一大早吃这么多甜点会很恶心,不要马卡龙,换成肉松面包。”

        我妻岚终于从他怀里扬起了小脸蛋,双颊还染着隐约的红晕,不过神情已经恢复了冰冷。

        “是专门给我点的吗?”

        北条诚对她眨了下眼睛。

        “你想多了,又不是就你喜欢吃肉松面包,还是说你有专利?”

        我妻岚言语犀利地嘲弄道。

        “谢谢。”

        北条诚却像是听到了她在说“就是给你点的”。

        于是笑得更加开心的低下头亲了下我妻同学的小脸蛋。

        东京绅士在伦敦也是那么有礼貌地道了声谢。

        “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我妻岚对于他的挑衅气得有点炸毛,直气腰身就咬向了他的颈部,这次的目标是大动脉。

        “你想变身吸血姬吗?”

        北条诚感受着那触碰到自己脖子的尖锐虎牙,一点也不慌张,还有些好笑地抬起手揉了几下她的小脑袋。

        谷  “是的话早都把你吸成腊肉了!”

        我妻岚对于他这满不在乎命脉落入自己口下的模样,顿时更加火大了,牙齿毫不犹豫地咬下,不过雷声大雨点小,连草莓都没种出来。

        “嗯?”

        她忽然眉头紧锁,一下子从北条诚怀里弹了出来,眯起美眸盯着他不说话。

        “怎么……”

        北条诚刚想表达疑问,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低下头致歉道:

        “对不起,刚才我妻同学你叫我立马出来,我想要快点见到你所以就没有洗澡。”

        “我讨厌那个女人的味道。”

        我妻岚神色冷然地说道。

        “是我不对,这就出去用地上的积雪擦一下身子,稍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见她似乎真的有点生气,北条诚连忙站了起来,转身就要朝店外走去。当然这就是说说而已,只是想要表达已经深刻地意识到了错误。

        他这也算是有恃无恐之举,不相信我妻同学真的忍心自己用雪水洗澡,然而——

        一步……两步……

        “不叫我回来吗?”

        就在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北条诚一脸可怜巴巴地回过头,看向了神色冷酷的我妻同学。

        “快去。”

        她语气冰凉地继续说道。

        “哦……”

        北条诚弱弱地应了一声,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我妻同学对凉奈的意见好像更大了,这就打翻了醋坛子,还是老实点比较好,以他的体质被冻几下也不会感冒。

        “我是让你去点餐,你要回去你的凉奈温暖的被窝里吗?那我也没有意见。”

        他才转过身,我妻同学那冷淡的声音又响起,轻飘飘的让人反应不过来。

        “遵命!”

        北条诚愣了一下,随后喜形于色,快步走向了前台。

        其实点餐只要叫服务员就可以,我妻同学刚才的意思就是让他出去,但是后面又心软而改变主意,以她不坦率的性子当然不会明说,所以拐弯抹角地让他去叫餐。

        我妻同学真是太可爱了。

        “请慢用~”

        北条诚在前台点餐之后,不一会就端着一个餐盘回到了座位,不过这次他却谨慎地没有再坐到我妻同学身旁,而是换成对面。

        “过来!”

        我妻岚看着小心翼翼的他,眉头皱得更紧了,指着自己身侧的位置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他命令道。

        “还是算了吧?”

        北条诚摇了下头,自己身上什么情况他还是知道的,昨晚才和凉奈耳鬓厮磨到半夜,再加上没有洗澡,分分钟会惹得我妻同学不高兴。

        “三……”

        我妻岚语气森然的开始倒数。

        “我妻同学你的脾气很坏诶。”

        北条诚叹了口气,只好又起身绕到了她身侧坐下,不过这次却保持了距离,没有像刚才那样动手动脚,显得有些疏离,他担心我妻同学又像刚才那样发怒。

        然而我妻岚的粉拳却是握了起来,像是被他拘谨的模样触动了什么开关,清冷的脸庞上神情瞬间阴沉了下来。

        气氛逐渐凝固,北条诚有些顶不住,硬着头皮开口道。

        “那个……”

        尖锐的磨牙声响起,我妻岚忽然像是只被踩到了尾巴的幼猫一般!猛地扑到了北条诚的身上,抱着他的脖子就是一顿啃咬,毫不留情。

        “呼!”

        北条诚忍受着颈部的刺痛,抬起手温柔地将身上的我妻同学拥进怀中,配合地让她在各处留下牙印。

        自从来到伦敦之后,我妻同学的情绪就特别的不稳定,上一次还哭了出来,她现在的精神状态是脆弱易怒,必须要呵护好才行。

        好处是我妻同学现在学会了主动。

        “我们继续吃早餐好吗?”

        约莫两分钟之后,北条诚拍着怀中逐渐平静下来的少女的背部,语气温和地道:

        “当然,你要继续咬我也可以,不过我还没有肉松那么美味吧?”

        我妻岚不说话,安静地依偎在已经留下自己味道的胸膛上,似乎闹得有些累了正在补充体力。

        “不理我的意思是要我喂你吗?”

        北条诚并不介意她的无视,继续发挥着自己的企业级理解,低下头用脸颊蹭了下她的鬓角。

        “嗯~”

        一声似有似无的应答隐约响起,北条诚都愣住了,怀疑是自己听错了,比较以前说这种话的时候,我妻同学只会让她你要自以为是。

        “请用。”

        他尝试着伸手撕下了一小块,送到了怀中的我妻同学润泽的薄唇前,还在闭目养神的她睁开眸淡然地扫了北条诚一眼,然后不作任何理会的又合上了眼睛。

        ‘刚才真的幻听了?’

        北条诚想了下,将手上的肉松蛋糕一口吃下,随即低下了头,和刚才的芒果布丁一样,这次也进行得很顺利。

        “好吃吗?”

        北条诚在良久后又坐直了身子,看着怀里这位小脸蛋再度泛起浅红的少女,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普通。”

        我妻岚的语气依然冷淡。

        “真是严格诶,那加上我的服务,可以给出几星的评价?”

        北条诚忍俊不禁的说道。

        “一颗星都不想给。”

        我妻岚冷冷地说。

        “我继续喂你好吗?”

        北条诚眨着眼睛。

        “嗯。”

        又是一声轻不可闻的回应,不过这次北条诚听清楚了,顿时心花怒放。

        纵使此时是在公共场合,他也完全不会去在意周围的目光,注意力已经全部被我妻同学夺走,只想注视着她,别的什么也不管。

        北条诚知道自己以后一个人是没办法再吃肉松面包了,干巴巴的口感已经无法满足他,他想要湿润并且带着薄荷糖甜味的。

        “吃饱了吗?”

        在将桌子上的食物消灭殆尽后,北条诚看着还是依偎在自己身上的我妻同学,心里欢悦的同时腿也有点要撑不住了。

        “如果可以,我妻同学你就先起来吧,我的大腿有点麻了。”

        他提出正当请求的语气格外小心。

        “不可以。”

        不会心疼人的我妻同学朱唇轻启给出了否定回答。

        “真粘人诶。”

        北条诚对她的话并不意外,听到后也只是笑了一声,然后又贴上前吹着热气的温声说道:

        “我妻同学你偶尔坦率一点我真的特别高兴哦,下次要是可以的话,我想听你对我说喜欢。”

  https://www.lewen123.net/24/24795/61389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3.net。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3.net